▌北京 ▌ 登長城的美麗與哀愁

        前文提過,這張照片我和北極交換位置兩次才搞定。先上
場的是北極,他站在萬丈深淵前搔首弄姿老半天,旁邊的路人
忍不住問他到底在幹麼啦!(看到一個大男人一直擺pose旁邊又
沒相機,是我也會發火lol)   直到發現我的鏡頭才恍然大悟一直
笑。而我這邊也引來旁人的好奇,路人群圍觀很久終於發現遠
處的北極大驚,忍不住對著北極大喊:「別想不開呀老兄!」
因為距離太過遙遠,喊破喉嚨對方也聽不見,只能靠比手畫腳
的結果嘛‧‧‧想當然爾照出來跟自己想像的的確有落差。只是天
氣實在太熱,要我們再來一次是決計不可能。                         
        以上,只是為了取景一個心酸的小橋段。登長城的美麗與
哀愁,美麗肯定是長城的,而哀愁則屬於我。事情要從金山嶺
長城一天只有一個班次的專車說起。 金山嶺的專車非常神秘,
只有一個小小的立牌,還不准我們站在立牌下等待。幾個各國
遊客聚集起來的小團體,被叫到一個地方乾巴巴的等著車子到
來。 眼前是一輛又一輛的「919」,全部都是前往八達嶺,五
分鐘內就來了十輛吧!我們都看傻了。不難想像八達嶺在 919
的轟炸下,遊客密度肯定是金山嶺的上百倍。
        到了金山嶺後第一件事情是買纜車票,許多雄心壯志的少
年郎一定都想:「來回都坐纜車多虛呀!至少其中一趟得自己
走吧。」實情是,到最後每一個人都坐了來回的纜車,這點我
完全不意外。根據上海的經驗,在中國包套玩的遊覽車都很守
時,司機大哥說下午三點發車回北京是很認真的,請切勿,千
萬,絕對不要試著挑戰他的權威。
        纜車上的風景說真的是還好,在此也不贅述,到了長城後
第一眼望去的景色令人興奮,但這種雀躍大約持續了十分鐘就
開始走下坡了。
        一開始我有點後悔沒帶陽傘,只好用我的萬能小黃披巾把
自己包得密不通風來遮陽,引用自上一篇文章的留言, 真的超
像喇嘛。
        很快的我就慶幸自己沒帶陽傘了,很多時候需要這樣手腳
並用才能安然度過,帶把傘要開開關關不用的時候還徒增重量
,真的不划算!北極一度抱怨我都沒有幫他側拍,虧他經常在
百忙之中回頭喀擦一聲,請容許我認真的解釋一下,我這個鬼
樣子哪裡還有手掏出相機啦!謝謝老弟沒有在我匍匐前進的時
候也來個喀擦一聲(我想那個時候他自己也在匍匐吧!), 不然
我一定會忍不住把照片放上來
        從磚垛口(入口)開始,一路經過東方台、庫房樓、西方台
、東方台、黑樓、小金山、大金山、將軍樓以及拐角樓,越靠
後段越是殘破,最後是我們原本的目標─ 司馬台。司馬台這幾
年有時開有時關, 非常不幸的在我們出發之前又關閉了。
好走的路段大概像這樣,表面算是平整的斜坡。
        來zoom in一下,是不是很平滑呢?如果不小心滾下來頂多
只是全身痠痛,還不至於頭破血流吧哈哈哈‧‧‧‧‧‧
中階一點的路面就是斜率變大,表面略有凹凸,按理說帶
點凸起的斜面會比完全光滑的斜面來的好走一些,至少不會腳
滑。
        只是有時候凸起的程度也太大了吧,經常要確認沒有鬆動
才敢踏得實了,速度非常緩慢。

還有永無止盡的階梯‧‧‧‧

一路上就屬我們兩人行跡最詭異,大部分的遊客都是一身
輕盈,就像我身後的歪國人,有人甚至不帶背包只有口袋裡的
小相機! 像我這樣打扮成喇嘛,北極揹著5D2的組合相當引人
注目,還有中國的遊客搭訕問我們是什麼關係,說是姊弟還要
問是親弟弟嗎?北極翻了大白眼說:「不是親姊弟會有人這麼
好心來這裡當苦力攝影師嗎?」對方非常的羨慕,唸唸有詞說
要是有個兄弟姊妹什麼性別都好啊!她怎麼盼都沒有呢!我這
才想到,哦喔~  一胎化。這張照片拍完之後,我繼續垂淚完成
平衡感訓練,然後北極說:「妳為什麼不走下面?」下次可以
早點提醒我嗎我忘記了啊‧‧‧‧
撇開什麼斜率還是凹凸,個人覺得最人神共憤的當屬這道
「障牆」,第一次爬過它的時候我非常焦慮,想到待會回頭還
要對付它就腿軟。當我發現竟然、竟然、竟然還有第二道障牆
的時候卻突然冷靜了,過了今天我還有什麼苦不能吃呢?生孩
子也難不倒我了吧 (喂)?障牆僅有的一點好處是爬累了可以躲
在很像骨牌的陰影處喘口氣,只可惜我們幾乎是在正中午行動
,陰影小不拉基。

不管是大金山還是小金山,只要中間有類似樓房的地方,
就會有攤販兜售飲料和紀念品。我其實很佩服這些小販,他們
若不是在這裡守夜就是每天來回,不管哪種方式都很辛苦,尤
其金山嶺的遊客真的不多,為了這一點微薄的收入賣命,真的
令人欽佩。不過我們還是不太敢跟他們買飲料,看著那些可樂
瓶和礦泉水,我心中有許多雜念,這裡不是全世界黑心商品最
多的國家嗎?

還好我們有來自台灣的FIN,我大概五秒鐘就喝完了吧!

雖然早就知道司馬台沒有開放,看到這個公告還是有點氣
憤,其實從金山嶺到司馬台的路線固然可行,體力上還是有很
大的限制,到最後我們也不得不向疑似黑心的礦泉水屈服,至
少人家賣的是冰水啊!
        我們先一路頭也不回的衝到最底,順便觀察哪裡有的拍稍
微記在腦海哩,回頭再慢慢曬。吃了幾包自備的零食,幹掉了
兩瓶FIN,我終於有體力補捉北極的身影。
在他身後是垂直的峭壁,所以我因為取不對角度一再重拍
的時候,他還有點抓狂。
        最後獻上這張,全景的長城與北極,由桃紅短褲可以約略
辨認出是北極,不然這身影實在小不拉基could be anybody。
長城的美麗無庸置疑,而我的哀愁也已交代完畢,2013年
6月,我們在長城,我們在北京,唯一的天氣晴。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