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 鹹妻日誌

結婚之後生活有些改變,比方說煮飯吧。

這輩子沒想過自己會下廚,或者說做菜這件事情並沒有在我的規劃中。
當然下水餃、煮泡麵、煎個蛋這種基本款還行,但是那只是餓不死的基本活兒而已,
M大亦對我無任何期待,與我認命做一對外食族鴛鴦。
事情的轉捩點為何呢?大約是2014年的一月吧,結婚兩個多月。
約了我弟來家裡吃火鍋,我們都不太喜歡吃火鍋料,所以就去附近市場買了海鮮、肉片和青菜。
一個不小心買太多,剩下一些豬肉片和青菜,家中也有一些喝喜酒拿到的喜米。
為了不浪費而開始我的新手媳婦第一餐,原本想說隨便亂炒一定超~難~吃,
沒想到M大把菜放入口中之後,竟然泛著淚光一副感動的樣子。
大家千萬不要誤會他有覺得多好吃,我也不是天生妙手小廚師,
純粹是因為外食太久,附近小館子便當店都吃爛了,吃到現煮的菜顯得珍貴罷了。
但是這閃閃的淚水確實滴進我心坎裡,一方面自己也不太想再吃外面很油膩很鹹的食物,
於是原本覺得此生與廚房無緣的我,就這樣開始了洗手作羹湯的日子。
決定開始的第一餐呢,是麻油雞!打回家詢問老媽,又參考網路上的食譜,
還記得端出來的時候,M大笑到嘴都合不攏,於是我弄好拼貼之後由他負責貼FB炫耀。
(當然鬆餅不是同一時間啦)
接下來幾天都有煮,有三杯雞、青椒炒牛肉、蝦仁炒蛋、煎肉魚,還有早餐煎蛋等等。
因為上一張麻油雞為他獲得了空前絕後的讚數,拼貼之後當然繼續上FB放閃。
不過M大的朋友們都很驚訝:你老婆竟然會煮菜?
(我想他們的意思應該是竟然「肯」煮菜吧,大概我長得一臉死也不做家事的樣子= =。)
M大的回答是:老實說我也很驚訝。
(老實說,我才驚訝咧!)
每次不管我煮什麼,我們兩個都會很高興地拍照留念,當然次數一多就不再貼上網騷擾朋友了。
事情並非完全順利,有一次做牛肉炒飯,快要煮好的時候M大晃進廚房,
我請他試吃一口他覺得不夠鹹,我就多加點醬油,結果一個不小心醬油倒太多,整鍋飯看起來超黑的。
M大臉色瞬間陰沈,不停的念說加太多了啦!然後炒飯上桌後也不肯拍照。
吃了幾口才說:嗯好像也不會太鹹。
他渾然不覺坐在對面的人已經怒髮衝冠,低頭開心的吃了一陣,
大概是感覺到空氣忽然結冰了,戰戰兢兢地抬頭看我一眼···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鹹妻我也忘了呵呵呵,總之後來無論賣相再難看,
M大都會一臉幸福的拍照留念了。
奉勸諸君以鼓勵代替責備,對老婆好一點,不然到時候被怎樣呵呵呵了,自作孽莫怪天啊。
知道我願意進廚房後,雙方的父母都頗開心的,不但持續長期供應我們鮮魚,
(天殺的,北部的小市場魚有多貴,每次去完市場都仿佛被搶劫。)
M媽知道煎魚是我的罩門,更北上親自教學示範煎魚。
而後我們也添購了比較貴的壓力電鍋可以煮出好吃的飯,看著那價錢我的壓力都比電鍋大了,
M大應該是用這招來逼迫我要多多煮飯,常煮才會回本。
講了這麼多,我其實沒有真的很會煮,煮了一陣子外出回味附近小館子,
我的天兒啊還真好吃!我自己到底都在煮些什麼啊!
不過2014年大家也知道食安風暴籠罩全台,自己在做菜的過程中也領略到,
越好吃的菜通常越是加了很多恐怖的東西,所以最後調整成一周煮三四次和外食交替。
不過我的懶惰性格依舊反應在菜色,只有一開始會認真上網看食譜,
久了以後就是一副有得吃就好了不要吵的德性,M大為了避免再度呵呵呵也相當包容。
我也謹遵老媽的箴言:欣仔啊,我們這種職業婦女千萬不要去學什麼功夫菜,
食材新鮮手腳俐落最重要,不用學太多,會幾樣就好。
知女莫若母,這箴言根本給我台階下。
一年以來印象比較深的就是M大說他最喜歡吃我煮的麵,無論是炒麵或是湯麵,
因為我本人非常討厭軟掉的麵條,對麵條都予以最高規格嚴密監控,
絕不允許上桌之後的麵有軟爛的情形,麵條交給我真的可以放一百萬個心。
我們兩個加上婚後在一起五年多一點,在口味上還算一致,
就算有不同的地方也會受對方影響而漸成一路。
例如去外面吃飯會記得幫他交代店家不要放香菜,關於香菜M大強烈抗議:應正名為臭菜!
不過若店家還是放了,特別是那種切超碎的香菜,看到他挑得一臉屎面我還是會很壞心的嘲笑他。
而原本不太吃辣的M大,受我影響對辣度越來越能接受,
也知道我很討厭喝冷湯,會請店家湯晚點上。
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提醒我要慢慢吃不然會肚子痛,但我依舊屢屢不聽勸,等到肚子痛了才又被念···
除了口味一致,我們痛恨的害怕的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也一樣!
就是地球上永不滅絕的那個生物,對我知道你知道,千萬不要說出來。
我對這個生物已經害怕到就算只聽到名字也會打個冷顫,因此跟朋友line聊天時,
提到這個生物只能用代號:YKW= You know who。
過去也有幾次一同對抗YKW的經驗,但有一次我真是此生難忘。
那是一個深夜,M大已經睡著了,我兀自在沙發上用筆電逛網拍逛得很爽。
忽然間,眼角餘光感覺有不對勁!
關於YKW我的雷達敏銳度百分百,以前和同學走在路上我總是會突然尖叫,幾公尺外我都能察覺,
結果同學都說不是被YKW嚇到,也會先被我的叫聲嚇死。
總之我一抬頭,有個黑影往我的方向飛來,對是飛來飛來飛來啊!
我大概只花了一秒就從沙發跳起來一個箭步往書房衝進去關上門。
以下為當時住處的簡易示意圖。
我把書房的門關上後一秒鐘就後悔了,尼馬的我把手機和筆電都放在外面,
殺蟲劑拖鞋什麼都沒有,赤手空拳我要跟誰拼。
第一個念頭是,殺蟲劑好像是放在浴室吧,那裡離我最近。
可是我兩度想奪門而出之際,YKW都好死不死飛到書房的門邊,
就這樣看著YKW在外面邪惡的飛來飛去,飛在它快樂的小宇宙。
你怎麼不趕快被吸進去哪個黑洞碎屍萬段啊!!!
接下來我開始大喊M的名字一起作戰,隔了兩道門喊了幾分鐘,他睡得跟豬一樣無聲無息。
接下來我打開桌電,想上網用Line丟他,最好還可以Line通話讓鈴聲吵醒他。
結果···換電腦登入Line要輸入認證碼哦,認證碼會傳送到手機哦,手機在外面的小宇宙哦!
哦哦哦哦歐買尬,好吧Line不行,FB的訊息我記得也會有聲音,趕緊死命傳訊息給M大,
大概傳了幾十個訊息之後,他還是睡得跟豬一樣。
據他說他其實是有聽到的,心裡還暗罵一聲哪個傢伙半夜吵我睡覺然後完全不鳥。
這中間我依然嘗試要衝出封鎖線幾度失敗後,我開始認真看哪個朋友還在FB線上,
確定很早睡的之外,我大概傳訊息給十個朋友包括我弟,半夜三點鐘誰會是我的那盞明燈呢?
終於,有人敲我了,在我簡要說明狀況後,我感覺到對方在電腦後有大笑,
哎呀半夜三點被朋友要求打給她老公,竟是這種蠢不拉幾的理由是我也會笑翻天。
好啦給你笑,快點幫我打電話把M大吵醒就是了,友人打到一半剛好我弟也回敲我,
於是就由我弟繼續大笑然後打電話直到M大被吵醒,好險他有醒來,
因為他跟我說:殺蟲劑沒有在浴室啊···
What?也就是說萬一我真的衝出去把自己關在浴室後找不到殺蟲劑,
我等於是完全沒有對外聯繫的工具,必須背水一戰,更慘的是浴室的門沒有玻璃可以觀察敵情,
但們卻依舊有縫隙那個該死的YKW可以進來耶!
狀況有多慘烈我已經不敢想像了,總之在我們夫妻同心齊力斷金之下,那個囂張的YKW也魂斷藍橋了。
有沒有吵架呢?有,當然有,而且理由是各種愚蠢。
我們通常是為侍候都想不起來的小事起口角,但也曾經為了兩個男人吵架呢。
第一個人是陳奕迅。
陳奕迅是我相當愛的男歌手,同時M大也很欣賞他,但我們卻在蜜月就為E神吵架了。
克羅埃西亞的高速公路不像我們有ETC,他們的收費站會在起點發給你一張卷,
等到一定路程後下一個收費站會跟你收回票卷,當場算金額給你並且馬上付錢。
事情是這樣的,本來我們都開開心心聽著iPod的音樂還邊聊天,和樂融融無比。
忽然間M大說想聽陳奕迅的歌,我當然義不容辭的開始點選,
不過我跟iPod不是很熟,一開始找不太到歌曲分類,就在這個時候下個收費站也快到了。
M大就催促我趕快找到剛剛那張票,可是我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
一手還拿著iPod一手到處翻,剛好音樂沒了iPod畫面又停在幾個姓陳的歌手,
我就隨手點了陳綺貞(應該是吧總之是個姓陳的),再繼續找尋票卷。
結果音樂一出,M大說話了:這不是陳奕迅啊!
我頓時又怒髮衝冠了,廢話我也知道這不是陳奕迅,現在陳奕迅很重要嗎?
兩個人在高速公路上你一言我一語,最後因為吵架的理由太過於愚蠢而決定和好。
第二個男人,是金秀賢。
(好帥呀!!)
金秀賢不只我,世界上大概有幾百萬個女人都曾經很愛他。
有一個週末我跟M大打算要去101樓上的Starbucks看風景,
出發前在家裡有些齟齬,不過倒是很快就沒事。
那陣子我看了很多金秀賢過去的作品,上車後沒多久我忽然整個人陷入「擁抱太陽的月亮」回憶中,
想到糾結處不禁眉頭深鎖,而渾然不知的M大在旁觀察,以為我還在為方才家中的不愉快生氣。
他不安了好一陣子,忍不住問我說是不是還在生氣,我卻大夢初醒般地說沒有啊。
「那你怎麼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你在擔心什麼?」
「嗯?有嗎?我剛剛好像是在回想金秀賢的電視劇劇情吧!」
M大呆了半晌,忽然就怒髮沖冠了。
我剛剛為你擔心了老半天,以為你還在生氣想說要好好跟你解釋,結果你竟然是因為在想什麼鬼劇情!
於是又吵架了,一直吵到排完隊點完咖啡,我忽然說:
「為了金秀賢吵架,這種理由愚蠢到我無法繼續。」
於是兩人才終於和好。
寫了許多有些語無倫次,只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想記錄下來,
就像遊記一樣,不寫下來很快的什麼細節都忘了。
這一年多來我們兩個先後考試、換工作、結婚,人生從未像這一年這麼忙碌又轉變這麼大。
生活步調不斷地調整,我也從拒做家事的死小孩學著持家(但好像還是沒有勤儉= =)。
去年的情人節我還很興奮地用鑄鐵鍋煎牛排,弄義大利麵,畢竟是婚後第一個情人節嘛!
不過為了不吃到冷掉的食物,都是吃完一道再煮下一道超忙,也是我最後一次煎牛排了哈哈。
今年的情人節M大上一整天班,而我做的事情則跟平常的週六沒什麼兩樣。
M大一樣被我的鬧鐘吵醒,因為他會忽略自己的鬧鐘。
中午我們和平常一樣的鬧脾氣又瞬間和好,去便利商店買牛奶的時候我照常兇惡的問他是不是又忘了換蛋黃哥的盤子!
飯後吃著最近熱愛早就買好的千層蜂蜜蛋糕,按慣例對切一人一半,甜食太多M大會有點胃酸逆流。

等下M大就要回來了,而我又會老樣子在他進門後得意的邀功說我今天又做了什麼家事然後逼他讚美我

日子就這麼平凡的過,我們不需要轟轟烈烈,但願能細水長流。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